免費發布信息
當前位置: 天賜網 » 資訊中心 » 新能源市場 » 行業動態 » 正文

光伏“下半場” “十四五”如何掘金?

http://www.418325.live 天賜網 發布日期:2019-12-10 11:13:16   來源:中國經營報 作者: 我要投稿
關鍵詞:光伏

 臨近2019年收官,光伏行業交上了一份“不如人意”的答卷。

  由于整體市場起動較晚,本年度光伏市場規模不如預期,或跌到2016年以來國內裝機水平的谷底。另外,在國外市場強力支撐下,光伏產業鏈制造環節卻如火如荼,碩果累累。

  駛進2020年,光伏市場將持續平價和競價雙軌制思路,進入全面平價時代。12月5日,多位行業人士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縱使本年度光伏市場“不如人意”,但是明年光伏市場升溫,總規模依然保持40~50GW。不單如此,在即將開啟的“十四五”時期,光伏將怎么持續保持競爭力、平價政策與市場機制怎么設計、新舊能源之間的競爭與合作等問題都成為了業內關注的重點。

  制造與應用“兩類天”

  據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發展中心副主任陶冶透露,2019年1~10月全國新增光伏裝機17.61GW,同比降低51%。其中,新增集中式光伏電廠7.88GW左右,同比降低56%。分布式光伏新增9.73GW左右,同比降低45%。業內估計,2019年全年光伏裝機規模可能在25GW左右,相比本年度國家方面的預計數據40~50GW,大幅縮水約45%。

  在2019年中國光伏行業年度大會暨創新發展高峰論壇上,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王勃華認為,政策、土地、資金、消化和項目申報時間等五方面的原因造成了國內整體市場開工及裝機規模不如預期。

  具體來看,本年度電價、競價、規模等相關政策下發較晚,市場整體起動晚、有效施工時間較短;競價項目申報時間僅一個月,部分申報項目的消化或者用地仍未實質落實;土地面臨生態紅線等問題;恰逢風電搶裝潮,電力央企優先建設利潤很高的風電項目,光伏項目順延;補貼缺口擴大導致民營資金鏈緊張,電廠投資主動性下降。

  國內應用市場裝機規模驟減,但并未制約光伏制造市場的快速增長。據簡介,2019年1~10月,我國多晶硅、硅片、電池片和組件產量分別為27.6萬噸、113.7GW、93.3GW和83.9GW,分別同比增長34.6%、46.1%、54.2%和31.7%。

  而以上制造端取得的業績主要得益于2019年光伏海外市場的重要支撐。據了解,2019年全球范圍內超過GW級市場規模的國家已達到16個,出口市場越來越多樣化,出口額刷新歷史zui高記錄。其中,1~10月,硅片、電池和組件出口總額達到了177億美元,同比增長32.3%,預期全年將超過200億美元。

  縱使本年度國內市場不容樂觀,但是王勃華仍舊看好2020年的市場。“明年政策基本上要延續本年度的思路,現階段業內已經適應。另外,關于明年的政策會在最近盡快下達,給予企業很多準備時間。堆疊本年度沒有完成的項目,專家給出明年40GW以上的市場預期。”他分析。

  洗牌的“喜與憂”

  2018年光伏“5·31”政策發布以來,平價時代加速而至。另外,產業整合趨勢持續提高,行業集中度越發明顯,很多的企業也被甩出了競技軌道。

  “頭部企業仍然在持續擴產,硅片、電池片和組件等環節集中度都在加速,落后的企業在加速退出,一些三四線企業無聲無息的沒了。”王勃華表示。

  記者注意到,本年度隆基股份、中環股份、晶科能源等龍頭企業繼續擴產,持續通過成本和規模競爭搶先占據市場占有率。比如,隆基股份規劃在2019~2021年,單晶電池片生產能力達到10GW、15GW和20GW;單晶組件生產能力達到16GW、25GW和30GW。而晶科能源方面預期,到2019年底,電池、組件產可以將分別達10GW和15GW。

  反觀部分企業,卻早已經朝不保夕。旭陽雷迪在2018年下半年被曝出停止生產、裁員,其在2019年1月迎來了破產重整。而本年度12月4日,向日葵擬將其持有的向日光電100%股權、聚輝新能源100%股權轉讓給向日葵投資。這也意味著,向日葵旗下兩個主要光伏企業可能會全部出售。

  除了晶硅太陽能等制造環節,逆變器領域亦是廝殺一片。一位逆變器企業生產企業向記者反映,現階段國內市場上也沒剩幾家企業了,基本就是華為、陽光電源、上能電氣、特變電工、錦浪科技、古瑞瓦特和固德威等一些企業。同時,記者也注意到,隨著競爭的持續加劇,像施耐德電氣和ABB兩家外資企業也逐步退出或出售了光伏逆變器業務。

  另外,2019年產業整合很顯著的一個變化是,能源國企強勢進入光伏行業。

  特別是,在國內市場不容樂觀的情況下,民營企業現金流緊張,能源國企轉身變成了接盤俠。本年度11月,華能集團調整收購協鑫新能源51%股權,改為收購國內若干電廠或若干電廠項目公司;當月19日,北京能源集團擬以17.9億港元認購熊貓綠能約47.06%的股份;27日,江山控股稱以11.664億元出售其全資附屬公司江山永泰、項目公司全部股權給中核山東能源有限公司。

  值得關注的是,競爭加快行業優勝劣汰、快速迭代升級的同時,也給電廠投資商帶來了一定煩惱。在行業人士看來,光伏電廠系統大多25年甚至更長的使用期限,顯然多數生產企業的經營無法維持這么久。

  黃河上游水電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謝小平反映了一個發生在2011年的投資問題。他表示,在公司投資的光伏電廠中,因為接線盒、逆變器等問題,使光伏電廠由盈利變成了虧損。所以電廠系統各個環節的質量都是生命,還包含電能質量。

  “在過去追求降本的過程中,部分光伏企業無法兌現質量承諾。我們企業需要反思怎么實現由價值競爭轉變到價值創造。”天合光能董事長高紀凡表示。

  “十四五”之思

  “十四五”時期是我國可再生能源發展的一個關鍵期和轉折點,亦是未來實現跨越式發展的基礎期。恰逢光伏全面進入平價時代,行業持續競爭力、平價政策與市場機制、傳統能源企業和光伏企業合作等問題都成為重點關注的方向。

  對于現階段制造端的現狀,正泰新能源總裁陸川反映,“現階段系統制造端,硅片環節毛利相對高,硅料、電池和組件并未太大利潤,預期明年硅片也會降低,整體終端價格已經非常明確。單純依靠降本方法已經暫時達到臨界點,現階段下一代技術路線并不成熟,暫時看不到下降空間。”

  “光伏降低成本提升效益的空間越來越小了。之前一直依靠‘降本’,后來慢慢更加注意‘增效’,目前降低成本提升效益潛力越來越小。”在王勃華看來,創新是永恒的主題,在新時期、新態勢下怎么持續保持光伏企業競爭力是關鍵性的研究課題。

  實際上,光伏發電成本已經降至平價臨界點,在未來電力市場已經具有了與火電同臺競爭的基礎。如今,隨著“十四五”可再生能源由高速度轉向高比例發展,光伏發電又將怎么進入電力市場?

  在業內看來,這同樣需要在營商環境和市場機制上給予保障。陸川表示,國家要從頂層對能源結構的配套環節及可再生能源電網接入協調等方面進行合理設計,從政策和機制方面保障裝機目標可以真正執行落地。“比如在2021年光伏進入全面平價,在燃煤發電上網電價產生機制改革情況下,光伏電價的參考標準是什么。倘若直接參與電力市場競價,交易過程中又將怎么保障價格機制實施。”

  陶冶也認為,光伏進入“十四五”發展規劃期,需要確定發展總量、占比、經濟價值目標,在設計上要適應電力體制改革的可再生能源市場機制,還要持續完善補貼、價格、項目建設管理和消化保障機制等政策。

  在能源轉型中,傳統能源和新能源之間的發展不可杜絕會有一定博弈。但是,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李俊峰建議,在融入電力市場的過程中,光伏企業要與傳統發電集團積極走到一起,共同發展,不能總“隔空對話”。

  華為副總裁周桃園對此表示認同。他解釋,用戶導向就是大電力能源公司,他們才是未來的主力,關系未來產品賣給誰,為誰服務,為誰解決問題等,所以務必要和大電力能源公司聯合創新,共建光伏新生態。

  “進入平價時代后,公司更多會與電力發電集團聯合開發地面電廠項目。”談及未來三年的光伏電廠投資,陸川表示。


以上是最新光伏價格資訊,更多光伏價格信息查詢,或想隨時把握最新光伏價格走勢,光伏產業動態,請持續關注天賜網行情中心

【免責聲明】天賜網對以上發布之所有信息,力爭可靠、準確及全面,但不對其精確性及完整性做出保證,僅供參考。您于此接受并承認信賴任何信息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天賜網不承擔任何責任。如本網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一周內來電或來函聯系。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打印本文 ]  [ 違規舉報 ]  [ 關閉窗口 ]

 
光伏相關資訊
熱點關注
最新發布
產品索引:
2015免费投资赚钱